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樱女

想你,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口角噙香忆父亲  

2011-02-22 20:01:25|  分类: 家庭港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茶文化系列日志背景边框-3 - 心灵之约 - .


 

  父亲喜欢美食,也喜欢制做美食。在我眼里,他即使不算美食家,也能称做美食者。我不知他极好的厨艺来自哪里,也许是出自天赋,我们有幸从小就品尝他的创作,家里来了客,都是父亲义不容辞地出手,于是他赢得掌声一片。

 我听父亲说过他童年的故事,七、八岁时爷爷经常派爸爸去街上买酱肉,那卖酱肉的老爷爷推着车,支着锅,每次看见父亲去,秤好了要买的肉,算好了帐,总会再送给父亲一只猪耳朵,父亲边走边吃,走回家里,正好把耳朵下肚。写到这里,我眼前模糊了,心里很后悔父亲在时没有好好地陪陪他,听他多讲讲那些好听的故事,而今,他已经把这些美好的都带到天上去了。

 母亲说父亲在文革时,就是中立派,既不保皇,也不革命,所以单位里没事做,父亲就在家里逐渐研究起烹调来。那时我们家是个大家庭,六个姑姑,天南海北的,也三天两头往娘家跑,不管是有没有婆家的。六、七十年代,什么食品都是发票的,粮食也是定量的,细粮都给回家的姑奶们留着呢,奶奶当然毫无怨言。俗话说大姑小姑是站着的婆婆,妈妈是很难伺候得了的,所以一家之中,厨房中常见的是奶奶和爸爸忙碌的身影,我不知父亲的心里做何感想,但我从未听父亲说过一句抱怨的话,因为那是他的姐妹兄弟们。在我们长大成人的岁月里,我们一直不敢在他面前说一句亲戚们的闲话。

 在艰苦的日子里,父亲用他智慧的双手,为我们做着香喷喷的饭菜,在我们眼里,那是真正的饕餮盛宴,能使我们大快朵颐。父亲经常说的一句经典语录是,把我丫头的小辫子吃得翘起来了。我已经没有机会再去问问父亲,他说这话什么意思?我想是说我小时候狼吞虎咽,忘乎所以的模样吧!

 父亲很会买菜,这是他另一项本领。他能采购到既好又经济的菜。父亲晚年自己上不了街,妈妈便承担起采买的重任,但她经常得到父亲的批评,因为父亲的原则是,要不就买最好的,要不就买最便宜的,一定物有所值,最忌讳花了最贵的钱买了中档的东西,虽然消费了最少的钱但买的是不能用的物件!

 还记得年节时,父亲买回来猪头,猪蹄,猪下水,用碱水反复洗,再用大铁锅煮啊,焖啊,香气满屋,绕梁三日。七十年代末,大马哈鱼,即现在非常高贵的三文鱼,最便宜了,几角钱一斤,这给了父亲大显身手的好机会,他做出了丰盛的大马哈鱼宴。父亲的杰作还有烤大鹅,他在大铁锅底放上各种调味品,然后把大鹅放进去,用文火慢慢地熏,现在卖的什么烤鸡熏鸭与之都没法比。不过家里因此烧坏了好几只大锅!还有父亲做的香酥鸭,把整个的鸭子腌制后,放到油中炸透,我还能记得他手把长柄勺,一勺勺向肉上浇热油的样子,吃到嘴里外焦里嫩,回味无穷。还有他做的靠(这个字应该是火旁加靠)大虾,鲜香甜美,营养丰富。还有酥鲫鱼,做起来很费事,需要好几个小时,不过入口即化。还有另一道美味也很费时,肘子焖虎皮蛋,先煮好鸡蛋,扒去鸡蛋皮,用油炸,把外皮炸成金黄色,肘子煮四分熟时,剔去骨头,再添调料,加入鸡蛋,文火慢炖。父亲做的四喜丸子,比婚宴上的这道不可缺少的菜肴相比,不知要好吃多少倍。父亲烙馅饼是一绝,因为母亲曾打破过记录,她吃下整整十张。现在我们带母亲去回族馆吃馅饼,母亲总会不由自主地提起这往事。家里包饺子,都是父亲和馅调味,我们姐仨都成家后,父母包饺子,每次都是带出我们的份儿。父亲有哮喘病,热气一熏,他就会被呛咳嗽,他带着口罩,煮饺子的瘦弱的身影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我不忍心,于是学会了煮饺子,但是父亲总是急急忙忙吃完,就来换我。

 记忆最深的是,大年初四家里请亲属们来过年,大大小小三十几口人,父亲的原则是菜品要丰富,量要足够,会完餐要有剩余,否则就是不丰盛。父亲要提前几天制订菜谱,然后采购,大件菜品提前二天完成。当天我和妈妈打下手,忙得是脚打后脑勺。屋子小,亲朋多,卸下门板当饭桌。一种菜,盛两盘,分放两头。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,其实这时候父亲早已吃不下什么了,因为我有体会,做完了大鱼大肉之后,一闻那油腻的味道,胃里很不舒服。但是父亲看着大家吃出胃口,吃得高兴,他也心满意足。后来的几年,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这样的操劳,心有余而力不足,于是聚会便取消了,但我知道,大家都很怀念那个时候。

  我最佩服父亲一点,他能把普通普通的家常便饭做得风生水起,妙笔生花。先生来到我家后,提出唯一的请求是想加入我家的食堂。因为父亲出色的厨技,所以我们总觉得有依靠,母亲曾说过,有一次家里来客人,正好父亲出野外,没有在家,母亲只会一个菜,炒鸡蛋。我对母亲说,守着这样好的老师还没得到真传,多遗憾哪!母亲说,你别看我不会做,可是我的活可一点儿也没少干,我跟在你爸后面,给他收拾东,为他收拾西,他的特点是做完了饭,就得锅碗翻天,我唠叨几句,他就不乐意,还和我急!我笑道,这才是顶尖高手的脾气!虽然我们经常吃美食,但是父亲也养成了我们不浪费的好习惯,父亲经常表扬我,说我小时候吃苹果,一直吃到苹果核。殊不知,我那是眼泛泪光,在监视之下的无奈之举,心里却在说,父亲真是周扒皮!不过从小培养的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,我去食堂进餐时,即使最不好吃的饭菜,我也很少浪费。我还有一个重大发现,那就是,一家子的糖尿病,终于找到病根了,因为我们吃的都是父亲一手烹饪的大锅美食,端上饭桌的经常是大锅大勺代替了盘子和碗。

 我没有好好地跟父亲学上两手,但也许对做菜有天生的感觉,我自觉还不错。今年正月十五,去大弟家,大弟特意蒸了米粉肉,这是父亲的拿手招牌菜,他说他是按照父亲的传统方法做的,请大家尝尝有没有当年的味道。但是说真的,大弟比父亲做的差远了!但我心里想嘴没说。他还问起我父亲有一本菜谱,我回家来东翻西找,终于找到了这本书。

 手捧父亲曾一页页翻看过的书,书页中仿佛还留有父亲指下的温度,我找到粉蒸肉的那一页,细细地品读。第二天下班时,去超市买了三斤最好的五花肉,一分为二,一半做红烧肉,一半做米粉肉。先生十点才回家,一开门,就直嚷嚷,什么味道,这样香浓?

 先生看我把一切都收拾利利索索,不由发出一声感叹,我媳妇儿真可爱,我说,是因为我劳动了才可爱的吗?怪不得本山大叔说,劳动者才是最美的人!

 父亲就是这样的劳动者!

 

这就是父亲的那本《大众菜谱》
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 三斤上好的五花肉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 切成均匀的肉块,准备做红烧肉 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 炒糖色,放调料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 
     添汤,用小火慢慢炖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 最后成果,国色天香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 
     切成均匀一致的肉片,准备做米粉肉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  拌好调料,腌制二个小时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   拌匀米粉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  上蒸锅,蒸二小时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 绵软浓香,口齿留香
 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       我熬制的美味营养粥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 
口角噙香 - 樱女 - 樱女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4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